*注意,完全是冬天的流水账了
*太久太久没写江周了,ooc太过请务必骂死我

关键词:懒洋洋
@江周深夜六十分
建议配合BGM食用:TIME——DEPAPEPE
我的下篇博客里有👌



“呼……”两个人的绵长呼吸声此起彼伏地萦绕在逐渐被温暖光线充盈的小屋内。

“叮——————!!!!!!”

恼人的闹钟声响起了,按照平常来说,这时候它应该已经被江波涛快速掐断了…但是今天却并没有,它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出讨人厌的响声。

“唔……嗯……”周泽楷被吵醒了,他翻了个身,手肘推推一旁的人,眼睛也不愿意睁一下,“闹钟……”

江波涛没有回应,这很奇怪,平常周泽楷听到闹钟声前他就会起身按掉了。

“叮————!!!”

耳边没停过的刺耳闹钟声听得周泽楷心里烦躁极了,可他一点也不想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哪怕一只手。

他又伸手摇摇身旁人的肩膀,却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在心里与亲爱的被窝道了无数次别,周泽楷终于逃脱被窝的引力,伸出手将闹钟啪的关上了。

世界又恢复了一片清净。

周泽楷飞快地缩回手,在被窝里蹭一蹭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

再醒来就已经是正午的时间了,能听到窗外小区楼下孩子们的嬉闹声。周泽楷从被窝里直起身来,看了眼时间,靠在床板上发呆,整个人脑子还是浑浑噩噩的,却一点也不为浪费的一上午而惋惜。

半晌,他推了推还在睡着的江波涛。

“起床了。”他喊。江波涛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了他一眼,也直起身来,靠着床板发愣。

今天的江波涛真的非常奇怪……他平常一起床就会动作迅速的下床,刷牙洗脸做早(午)餐,然后再回房间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可是今天却是我叫他起的床,然后他还坐在这里跟我一起发呆。

周泽楷不太明白,事实上他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于是他两并肩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别栋楼的一户户忙碌人家发呆。

没人说话,空调开了暖气在呜呜地响。周泽楷先打破了平静:“怎么了?”

片刻江波涛才反应迟缓般回应道:“嗯……好像有点感冒了。”

周泽楷担心地扭头看他,手背贴上他的头顶试了试体温。

“那我今天来做饭吧。”他掀开被子,难得第一个下了床。

江波涛嘴角扬了扬,有些疲惫又好笑地喊他:“你可以吗小周?”

周泽楷正挤了牙膏把牙刷往嘴里送,闻言含糊不清地应他:“口以。”

江波涛倒也是真累,缩进被窝里又沉沉的进入梦乡里。

周泽楷手忙脚乱地整了半天总算也是做好了午饭,进房间看到江波涛还在睡,一边觉得有些可爱,一边在想原来这就是江波涛明天做饭回来叫自己的感受吗。

他走近床边,蹲下来看江波涛的睡颜。以往都是江波涛先起床,说实在的他真的没有看过几次江波涛的睡颜。

江波涛睡相很好,什么姿势入睡醒来就是怎样的姿势,面部肌肉也都是舒缓的,看起来睡的很舒服的样子,像小孩子一样。

周泽楷有点舍不得叫醒他,但是想到这么冷的天气饭菜马上就要凉了,还是出声唤了他。

“江,江。”

江波涛睡眼朦胧地看向眼前帅气的脸。“啊……可以吃饭了吗?”他声音有点哑,吐字含糊不清的。

“嗯。”

他站起来,挪着慢吞吞的步伐走向厕所,就像平常的周泽楷一样。

周泽楷坐在餐桌前等他,久违地感到一种闲适。嘛,虽然平常不是没有这样的周末,但是周泽楷等江波涛可是第一次。

江波涛很快洗漱完毕坐到餐桌面前,他看了看桌上烧焦的荷包蛋和卖相糟糕的炒面,又看了看周泽楷等待夸奖的小眼神,伸出了筷子。

……

“嗯…意外地有厨艺天赋呢小周。”吃饱喝足的两人坐在沙发上点开了电视。

周泽楷低下头伸手摸了摸后颈,江波涛看的心痒痒的,又开了口,“小周,坐过来一点吧?”

周泽楷磨磨蹭蹭地挪了过来,江波涛伸手圈住他,头靠过去,抱着他晃啊晃的。

周泽楷都没心看电视了,耳朵根发红,“不要撒娇了。”

江波涛还在慢悠悠的晃着,带着笑意懒洋洋地开口:“你说什么啊小周?我没听清楚。”

“不要撒娇啦。”周泽楷扭过头,却刚好对上江波涛的眼神,被那样注视了一会,周泽楷投降认输了。

江波涛暗自得意,又松开手将头枕在周泽楷膝盖上。

没等周泽楷开口他先发制人喊,“我是病人,今天能不能有一点特权呢。”

“哦。”周泽楷说。

两人又有话没话的接了几句,江波涛的声音听起来懒得不行,很快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陷入了睡梦里。

周泽楷低下头,帮他理了理额前乱了的发丝。


“懒鬼。”

FIN.

评论(2)
热度(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