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是原著向…
*…有BUG轻拍

>>>>>

乔一帆离开微草时,是高英杰陪他去的火车站。

他们到那儿的时候还没到上车的时间。在嘈杂而纷乱的环境,密密麻麻、聒噪不停的人群中,两个人并肩坐在一旁的座椅上一言不发。

气氛并不尴尬,就只是预料之中仿若时间静止的缄默。

也许自己该说些什么?祝他一路顺风?高英杰这样想,却觉得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概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吧,对于一帆要离开了这个事实。即使是……陪着他来到了火车站,即将要目送他离开,却还是没有真实感,仿佛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大脑放空。

感觉到靠在手臂上的重量忽然消失,高英杰回过神来看向身旁。

乔一帆站起身,高英杰看见他的唇瓣张张合合,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温和语调,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平常的事。

“车来了,我得走了。”

语毕,乔一帆朝他摆了个笑脸,随即弯腰拿起为数不多的行李——一个行李箱,转身就朝着列车的方向走去。

高英杰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步步走远,他突然切身的意识到,乔一帆要离开了。他最好的朋友马上就要踏上未知的旅途,而他却还呆愣在这里。

他三两步冲了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乔一帆。

明显感觉到乔一帆的身体变得僵硬,高英杰收紧了手臂。力度太大了,勒的乔一帆被他的手圈住的地方都有些发疼,但是乔一帆没有挣脱,只是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任他死死抱紧。



高英杰很快就松开了手。

乔一帆转回身,看见他抿着唇沉默的低着头,长长的刘海软软的垂下,掩盖了他眼底的情绪。

见他如此,乔一帆深吸了一口气,说:“再见。”
——希望还能相见。

高英杰垂在两边的手用力握了握拳,片刻后,他回道:“嗯,再见。”仔细去听,也许会发现他颤抖的声线。

但是乔一帆没有注意到。他握紧手中的行李箱把手,迈步离去。

“千万…不能回头。”乔一帆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他害怕自己再回头,不舍的感情就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直到将他吞噬,将他留在这里——这块他曾经那么喜爱与憧憬,给了他友情与希望,却又将他心中的火扑灭的土地。



待乔一帆上了火车,目送着火车驶离站台,高英杰紧绷着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疲倦感如海啸般席卷了全身,他瘫坐在座椅上,庆幸自己忍住了把想说的话说出口的欲望。

他沉默了这么久,其实只是因为害怕,害怕他一张开嘴,就会请求他…不要走,拜托他留下来。

他不想干扰一帆自己做出的决定,因为那是他自己选择要走的路。

但是,好难过啊……

高英杰蜷起身子,将头埋在双腿间,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里,低声啜泣起来。



而另一头的乔一帆坐在火车的一角,看着窗外出神。

他本来是带着不安与些许期待离开的微草。说实话,最近他都沉浸在与兴欣众的新体验中,瞒着对自己十分关心的英杰,一边敷衍着他,一心全在自己的事上,最后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去兴欣的决定。

若不是英杰的那个拥抱,他想,他也许不会发现自己对最近常忽略的好友那么的不舍。

他不想走,他舍不得高英杰。当这样的想法悄悄占据他脑海里的一席之地时,他开始感到慌乱。

所以最后,他才如同逃一般快步上了火车。

想起英杰沉默不语的模样,又想起他们在训练营、在微草、在b市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难过的情绪潮水般涌上心头。

鼻尖开始发酸。他咬住嘴唇,稍稍扬起脸,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

END.



人总是要在离开之后才懂得珍惜。

突然想写着一段是因为脑补了一下两人分别的场景。

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一直相扶相依互相陪伴的挚友,突然面临分别并且意识到今后两人即将迈向不同的道路,自然会很伤心吧QAQ

因为自己想着觉得特别虐于是写出来让大家也伤心一下呀(bushi

把两人描写的比较感性…………

另外我没坐过火车…………。

评论(4)
热度(1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