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大部分衍生设定全靠瞎扯

*周更可能


浓郁而醇香的蜜糖味弥漫在四周的空气之中,顺着紫堂幻的呼吸之间飘进他的鼻腔里。而紫堂幻的身体也像是受到影响一样,周身渐渐有米兰的丝丝香味萦绕,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泛着浅粉色。

他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那香甜的气味来到一扇房门面前,手不受控制的抚上把手。

“咔嗒。”


……


封闭的小空间内是如同深海一样浓郁得划不开的黑。凯莉蜷缩在这个小房间的一角,浑身战栗着,浑身无力地散发着甜腻的蜂蜜气味。

凯莉很少有这样软弱的一面。因为忍耐着度过了数十个发情期,这一次的发情期来得更加猛烈与猝不及防,正在学校一角晃荡的她只能拖着快要到极限的身体就近找了一处待施工教学楼将自己藏了起来。

脑子里想法都混杂在一起,有“房间里没有通风扇我会窒息而死吗”,也有“早知道带抑制剂出门了”,但更多的想法,却被身体里一阵又一阵的热潮给蒸发得一干二净了。

“咔嗒。”

光芒一点点侵入照亮整个幽暗空间的时候,凯莉的感知里也有着对她来说极具诱惑的味道一点点侵入而来。

她将眼睛扯开一条缝来,看见一个身影踏进了房间里,逆着光,他的面容模糊不清,但身体一阵又一阵叫嚣着的燥热与欲望告诉了她这个人的身份。

那是个Alpha。

……


等紫堂幻回过神来,他的身体已经几乎失去控制了。

Omega对于Alpha来说无疑是毒药一般的致命诱惑,更何况是个没被标记的,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他们两人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香味浓得几欲凝聚成液滴。

他的唇划过她脆弱的脖颈,来到了白净的后颈。腺体正散发着比其他地方香甜百倍的气味,侵蚀着紫堂幻的精神与理智。

他用舌尖舔弄着腺体四周,最后终于遵循着本能咬了下去。血腥味在口腔内弥漫而开的同时,身下的人儿不自主地颤抖起来,攀在他背后的手也猛地收紧。

背后感觉到的,指甲尖锐地扎进皮肤表面的丝丝疼痛唤醒了紫堂幻仅剩的一点理智,他惊慌失措地松开了对对方的钳制。


……


“呲呲呲——”

待得浓郁的抑制剂气味几乎充斥每个角落,医务室的老师才开口道:“好了,现在没事了。”

“啊……麻烦老师了。”紫堂幻低着头,声音很弱。

“没事,还好只是对她做了临时标记,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医生微微摆了摆手,一副并不如何在意的样子,“但最好带着便携型抑制剂在身上,以防万一。”

“好的,谢谢老师。”紫堂幻连忙点头。

医生转身就要走出医务室,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扭过头道:“对了,她现在被你临时标记了,可能会对你产生一点依赖感。虽然她更可能因为你趁人之危而记恨你……但你还是要负起责任来。”

“嗯,我会的。”

待得老师走后,他坐在床一旁的小凳子上,一时间脑子里也是思绪万千。

该怎么办。好像说几十遍对不起都会显得很没有诚意。虽然这是一场意外,但对方肯定受惊了。怎么办才好呢……

目光又轻飘飘移向床上脸色转好的那人。

说起来……我好像知道她……她好像就是级里那个出了名的强势Omega,听说是追求者不少但是纷纷都被她踩在了石榴裙下。而且也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小霸王,崇拜者无数。

这样一回想起来,紫堂幻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凉凉的。他竟然对这样的她做了临时标记……

紫堂幻欲哭无泪,也许要怪就怪他恰巧在她最无防备的时候经过吧。

床板发出的嘎吱声将他从思绪洪流拉扯回来,他抬起眼的一瞬间,目光就那么刚刚好与从床上坐起身来的女孩儿投过来的目光对上了。

那是一双与狼藉名声相反的清澈眼眸,大海一样泛着蓝色的耀眼闪芒。

他没来得及再仔细欣赏。对方开口了。

“你是谁?”


tbc.

下篇

评论
热度(16)
© /Powered by LOFTER